sdy体育app

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
公众号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日本通·2021-03-29 11:07:00·社会
10万+阅读
摘要:疑似行贿、抄袭、职场霸凌、歧视女性......东奥的瓜实在太多。

作者:小虾饺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来源:shutterstock

3月20日,经过多方商讨之后,日本正式宣布将拒绝海外观众入境观看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。25日举行的奥运火炬传递出发仪式也会在无观众状态下实施。

因疫情(qing)而延期一年的东京(jing)奥运会,近日(ri)更是风波不断(duan)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在前主席森喜郎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辞职不到一(yi)个(ge)月之后(hou),东奥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(mu)宏(hong)被文(wen)春爆料(liao)在LINE工作群里提出“让渡(du)边直美扮成粉色(se)的猪从天而降”、侮辱嘲笑女性的身材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佐佐木(mu)宏的辱(ru)女言论引(yin)发(fa)民众强烈(lie)抗议,最终(zhong)他迫于(yu)舆(yu)论而主(zhu)动(dong)辞职。

自2013年申奥成功以来,东京(jing)奥运会(hui)可(ke)谓命运多舛(chuan)、丑闻连(lian)连(lian)。

这一切(qie)还(hai)得从最初引(yin)发世界哗然的会徽说起。

■ 会徽抄袭·疑似行贿

2015年7月,东京奥(ao)组委公布由(you)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设计的官方(fang)会徽。

然而不(bu)到一周(zhou),比(bi)利时方面指出(chu)此会(hui)徽涉嫌抄(chao)袭比(bi)利时设(she)计师奥利维耶·德比(bi)为列日剧场设(she)计的标志,并且诉诸法庭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双(shuang)方各(ge)执一(yi)词,事(shi)件越(yue)闹越(yue)大(da)。

最后佐野本人(ren)公(gong)开承认“自己(ji)部分作品借鉴(jian)了第(di)三(san)方(fang)”,一直态度(du)强硬的东京奥组委才不(bu)得不(bu)弃(qi)用该(gai)会徽,重新公(gong)开征集会徽。

此举造成了日(ri)本多(duo)达数十亿日(ri)元的巨额(e)损失。

事实上,佐野(ye)本人(ren)可谓(wei)“劣迹斑(ban)斑(ban)”,这是他第(di)三次卷入“抄袭(xi)门”事件,然而(er)东(dong)京奥组委当初之所以选择他设(she)计的会徽,据(ju)日本广告界(jie)资深人(ren)士指出(chu),是因为佐野(ye)与众多委员(yuan)有密切的交情。

据日媒披露(lu),会(hui)徽表面(mian)为(wei)公开征集,实际(ji)上(shang)疑似(si)为(wei)“暗箱(xiang)操作”,佐(zuo)野(ye)并不(bu)是因为(wei)作品出色而(er)入选(xuan),而(er)是因为(wei)他(ta)在背后(hou)与众多委员进行了灰色交(jiao)易。

然而(er)类(lei)似(si)的灰色交(jiao)易,在东京奥(ao)运会中并不是偶发的事(shi)件。

2016年5月,据英国(guo)《卫报》独家披露:在(zai)2013年为了成功申办奥运(yun)会(hui),东京申奥组(zu)委(wei)曾支付约1.68亿日(ri)元给国(guo)际(ji)田(tian)径总会(hui)前(qian)主席、国(guo)际(ji)奥委(wei)会(hui)委(wei)员拉明·迪亚克的儿子。法国(guo)警方(fang)正在(zai)调(diao)查此事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拉明·迪亚克(ke)的来(lai)头不小,他曾于1999年(nian)至2013年(nian)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(yuan),后来(lai)被辞(ci)去(qu)国际田联(lian)主席起因是卷入(ru)了俄(e)罗斯兴奋剂丑闻的受贿(hui)案(an)中(zhong)。

《卫报(bao)》怀(huai)疑(yi):日本疑(yi)似动(dong)用了诸(zhu)多人脉和金钱,对迪亚(ya)克行贿买票,才取得奥运会的举(ju)办权。

东京(jing)奥运会(hui)最大的(de)(de)合(he)作方日本电(dian)通公(gong)司(si)也因此(ci)遭受(shou)质疑,该公(gong)司(si)与(yu)国际田联(lian)签订了直到2029年(nian)的(de)(de)全面赞助合(he)同(tong),合(he)同(tong)延期也是在迪亚克任期的(de)(de)最后时(shi)刻敲定的(de)(de)。

随(sui)后,世界反兴奋(fen)剂机构发(fa)布报告(gao)证实:拉明·迪(di)亚(ya)克涉嫌有(you)组织合谋与贪污,除了俄罗斯兴奋(fen)剂丑闻外(wai),还包括在2020年奥(ao)运主(zhu)办城(cheng)市选举中(zhong),接受日方(fang)约5亿日元的贿赂,从而投票(piao)给东京。

这种行贿丑闻令(ling)正在筹办中的东京奥运会的印象大(da)跌,然(ran)而日本(ben)方(fang)面仍然(ran)缄(jian)口不言,拒绝承认(ren)与一切行贿行为有关。

就这(zhei)么过(guo)了(le)四年(nian),期间当(dang)事人迪亚克因俄罗斯兴奋(fen)剂丑闻被起诉。就在东京奥运会行贿丑闻的(de)风(feng)头快要过(guo)去(qu)之时,又一重磅猛料来袭(xi)。

2020年(nian)3月31日(ri),路透社发布深度报道,揭露了电通公司前专务高(gao)桥治之从东(dong)京(jing)(jing)申奥组委中拿(na)到(dao)约9亿日(ri)元贿赂的(de)丑(chou)闻,并指出他正是(shi)东(dong)京(jing)(jing)奥运会行贿案(an)的(de)中间人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高(gao)桥治之接受路(lu)透(tou)社(she)采(cai)访(fang)时表示,他曾经发挥积(ji)极作用、促使拉明·迪亚克支持东京。同时也承认曾经向迪亚克赠(zeng)送包括佳能相机、某日(ri)本精工(gong)手(shou)表在内的礼物,但他自称并无任何行贿和不正当行为。

2020年(nian)9月16日,迪(di)亚克因(yin)在俄(e)罗斯兴奋(fen)剂事件中(zhong)受贿,而获刑4年(nian)。但(dan)他并没有(you)因(yin)为东京(jing)奥运会行贿案而被判刑。

因此,日(ri)本(ben)是否真的行贿(hui)买票,成为了谜团(tuan)。

不(bu)过日(ri)(ri)媒并没有放过这一重磅新闻。随着(zhe)迪(di)亚克的判刑,日(ri)(ri)媒继(ji)续深挖行贿案的部分细节(jie):

一家名(ming)为“Black Tidings Co”的新加坡咨(zi)询公司(目(mu)前已经倒闭),曾经为东京申(shen)奥委员会提供服务。

该(gai)公司曾从东(dong)京(jing)申(shen)奥委员(yuan)会(hui)获得(de)了2.3亿日元(yuan)的(de)资金(jin),分别(bie)于2013年(nian)7月(yue)(yue)和(he)10月(yue)(yue)存入新加坡(po)的(de)同一个银(yin)行账户(hu),其中3700万日元(yuan)的(de)资金(jin)转入迪亚克之子的(de)银(yin)行账号(hao)里(li)。

事(shi)情发(fa)展到(dao)如今,真(zhen)相任(ren)由(you)大(da)家(jia)判别。

然而(er)在奥(ao)运会(hui)史上,通(tong)常出现这(zhei)种行贿的(de)行为,理应取(qu)(qu)消(xiao)举(ju)办权。但随着举(ju)办日期(qi)的(de)临近,国际奥(ao)委会(hui)和(he)日本采取(qu)(qu)低调处理,最终(zhong)东京奥(ao)运会(hui)行贿案以东京申奥(ao)委主席竹(zhu)田恒和(he)的(de)辞职(zhi)而(er)终(zhong)止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会徽抄袭、疑(yi)似行贿等(deng)一系列灰色交易,都暴(bao)露了东京奥运会相关部(bu)门的内部(bu)问题。

更没想(xiang)到(dao)的(de)是,在(zai)近日《周刊文春》的(de)爆(bao)料中,东奥团队的(de)内部崩坏,远比想(xiang)象中严重(zhong)。

■ 职场霸凌·溃散团队

2017年(nian)东京奥组委召开(kai)(kai)记者(zhe)会,正式对(dui)外公布东京奥运会的开(kai)(kai)闭幕(mu)式团队(dui):

国宝级狂言师野村(cun)(cun)万(wan)斋、椎(zhui)名林檎担任音乐(le)总监、还有(you)电影导(dao)(dao)演《寄生兽》山崎贵(gui)、编舞师MIKIKO、《你的名字》制片人川村(cun)(cun)元气、创意(yi)导(dao)(dao)演栗(li)栖(qi)良依(yi)、广告(gao)导(dao)(dao)演菅野薰、广告(gao)导(dao)(dao)演佐佐木宏共(gong)同(tong)组成8人主创团队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团队的配置可谓华(hua)丽,令大(da)家非常期待东京奥运会的到(dao)来。

然而就是这个华丽的(de)团(tuan)队(dui)里(li)却(que)充满(man)令人窒息的(de)黑暗面:

“这就是日(ri)本女(nv)性每天(tian)都要(yao)面(mian)对的(de)现实。那些有着过时思维的(de)老家伙仍然掌握权力,并且做各项决定。”

3月17日,文春报道了东京奥组(zu)委(wei)内部的派系斗争、官僚(liao)主义和性别对立等(deng)残酷现(xian)实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消息来源是东京奥(ao)组委(wei)的(de)一名内部干部,该(gai)干部直接坦(tan)言“在佐佐木(mu)宏担任总导演之(zhi)前,预算已经被浪(lang)费(fei)很多(duo)了。”

不仅如此(ci),筹备组工作效率极低,就在原(yuan)开幕式(shi)倒计时(shi)一(yi)年2019年6月,企(qi)划案还是一(yi)片空白。

与此同时,负(fu)责人(ren)接(jie)连被撤职(zhi)。最(zui)初负(fu)责人(ren)为(wei)山崎贵,他因电影拍摄进度而主动退出团队,后来由(you)野村万(wan)斋接(jie)棒。

据悉(xi),野(ye)村万(wan)斋曾经提议:以2011年东日(ri)本大地震的(de)灾后复兴为(wei)主题,并且(qie)强调“镇魂与重生,是我们(men)艺术重要(yao)的(de)一部分,发挥这种(zhong)精神,对(dui)于(yu)奥运也有(you)着十分重要(yao)的(de)意义。”

如此(ci)深刻厚(hou)重的内蕴,但时(shi)任主(zhu)席森喜郎完(wan)全Get不到。

相反,森喜(xi)郎却(que)提出了(le)各种譬如“用(yong)气球(qiu)制(zhi)作哥(ge)斯拉观赛”、“茶室在天上飞”等(deng)众(zhong)多(duo)假大空要求,野村(cun)万斋觉(jue)得这些方案都意义不(bu)明而且实在太(tai)离(li)谱,森喜(xi)郎便(bian)把(ba)(ba)不(bu)顺从的野村(cun)架空了(le),直接(jie)把(ba)(ba)他降(jiang)为顾问。

所谓“群龙不能无(wu)首(shou)”,于(yu)是MIKIKO临(lin)危受命、接(jie)棒(bang)企划案,成为总负责人,此(ci)时距离向国际奥委会(hui)汇报方(fang)案的约定时间只剩两个月(yue)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MIKIKO,图源:Yahoo©東京スポーツ

那段时间MIKIKO每天一结束舞蹈课后就会立即赶往策划团队的工作场所,不眠不休地制作方案,呕心沥血写方案。

最(zui)(zui)终她(ta)呈现了一份核(he)心为“面(mian)向运动(dong)员(yuan),与运动(dong)员(yuan)一起同行(xing)”的(de)(de)(de)方案(an),共7小(xiao)时的(de)(de)(de)构成(cheng)与演出计划,里面(mian)提出了“使用CG等最(zui)(zui)先进的(de)(de)(de)技术,以女(nv)性舞者(zhe)为主,呈现东京的(de)(de)(de)街(jie)道(dao)和(he)世界各地的(de)(de)(de)风土人情”的(de)(de)(de)设(she)定(ding),也包括了从角色到演员(yuan)的(de)(de)(de)服装设(she)定(ding)。方案(an)面(mian)面(mian)俱到,她(ta)把(ba)需要花两(liang)年才能完成(cheng)的(de)(de)(de)工(gong)作在(zai)两(liang)个月就完成(cheng)了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这个方案本得到(dao)了国际(ji)奥委会的(de)(de)一(yi)致肯(ken)定和赞(zan)赏。在疫情发(fa)生后,国际(ji)奥委会表(biao)示只需再加(jia)一(yi)些防(fang)疫元素。此方案已经进入排演(yan),与此同(tong)时漫(man)画家大友克洋和任天堂董事长的(de)(de)宫本茂也决心加(jia)入,团队(dui)扩大到(dao)500人(ren),可谓“人(ren)强马壮(zhuang)”。

可惜,这个完美(mei)的(de)方案却(que)面(mian)临“夭折”。

2020年(nian)1月,东京奥运会(hui)的(de)最大合作方电通发生(sheng)了各种(zhong)激烈内斗,MIKIKO的(de)得力助(zhu)手菅野薰被爆(bao)出(chu)因为对部下进(jin)行职权骚(sao)扰而受到惩戒(jie)处分。

事情起因是菅野(ye)薰(xun)斥责了想要争夺奥运(yun)会(hui)(hui)主(zhu)导权(quan)的(de)部下们,最后包(bao)括菅野(ye)在内(nei)、电通(tong)管理层、奥运(yun)会(hui)(hui)相关董事也(ye)受到了惩(cheng)戒处分和严重警告,但新(xin)闻报道只针对菅野(ye)薰(xun)一人,目的(de)可想而知。

菅野因此而退出(chu)筹备小组,与他一起担任故事创作的(de)成员们也一并离开。MIKIKO失去了最好的(de)搭(da)档。

随后,佐佐木宏(hong)趁(chen)虚而入,成(cheng)功上位做(zuo)总负(fu)责人,也开始全面的(de)职场霸凌。

佐(zuo)佐(zuo)木宏的上位是因为森喜郎关系密(mi)切的电通董事长助理高田佳夫的“特别(bie)指定”。

这个佐佐木宏也是劣迹(ji)斑斑,最初是在导演(yan)组边缘徘徊,没有话语权,但处(chu)(chu)处(chu)(chu)都要插(cha)手,显摆自己的专业性。

最初在(zai)山(shan)崎贵(gui)担任(ren)总导演时(shi),由于山(shan)崎贵(gui)不习惯(guan)太多(duo)的记者会,便(bian)向佐佐木宏(hong)寻求支持(chi),结果(guo)佐佐木宏(hong)私自修改(gai)了内容,让山(shan)崎贵(gui)大动肝火。

就这样(yang)的举动,可见佐佐木宏为(wei)人(ren)。

佐佐木宏上任后小动作频(pin)频(pin)。首(shou)先他希(xi)望重(zhong)新(xin)提出新(xin)的(de)方(fang)案(an)(an),但国际奥委会认为MIKIKO的(de)方(fang)案(an)(an)更(geng)好,于(yu)是他就(jiu)在(zai)在(zai)MIKIKO的(de)方(fang)案(an)(an)基础上开始东拼(pin)西凑、乱拼(pin)乱改,并且有意识地孤立(li)MIKIKO。

MIKIKO眼见自(zi)己(ji)辛(xin)苦(ku)的(de)成果(guo)被偷窃,但(dan)为了大局依然忍辱负重(zhong),提出修改意(yi)见,然而(er)此时已经再也收不到佐佐木宏、东京奥(ao)组委(wei)的(de)任(ren)何反馈。

2020年8月,MIKIKO被完(wan)全排除在导(dao)演组工作(zuo)之外,但仍然(ran)要带领500人的团(tuan)队(dui),这500人团(tuan)队(dui)都被搁(ge)置,无法(fa)进入下(xia)一个工作(zuo)。

此时(shi)MIKIKO非常苦(ku)恼,一方面在(zai)考虑是否要辞职,但这样的话会对(dui)不(bu)起所有工(gong)作(zuo)人(ren)员和演员。这段时(shi)间的压力导致MIKIKO突发(fa)性听(ting)力障碍,不(bu)得不(bu)在(zai)11月(yue)9日请辞:

“佐佐木先生虽然分(fen)享了最(zui)新方案,但从内容看(kan),既不(bu)(bu)合(he)理也不(bu)(bu)现实,不(bu)(bu)符合(he)时代潮流,自己无论如(ru)何也无法接受。”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大概两周(zhou)后,森喜郎与(yu)MIKIKO见面,但他却火上浇油,认为“佐佐木(mu)跟你没(mei)法沟通交流(liu),就因为你是女的。”

与此同时,团队里的另一名女性椎名林(lin)檎也忍受不(bu)了佐(zuo)(zuo)(zuo)佐(zuo)(zuo)(zuo)木(mu)(mu)宏对MIKIKO的所作所为(wei)而(er)辞(ci)职不(bu)干了,并且(qie)质(zhi)问(wen)佐(zuo)(zuo)(zuo)佐(zuo)(zuo)(zuo)木(mu)(mu)宏为(wei)何长(zhang)期架空(kong)自己(ji),佐(zuo)(zuo)(zuo)佐(zuo)(zuo)(zuo)木(mu)(mu)则不(bu)以为(wei)然反问(wen)“那(nei)你为(wei)啥不(bu)来(lai)联系(xi)我呢?”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椎名(ming)林檎便(bian)将自(zi)己在东京奥委会的遭遇,写进了《急がば回れ》(Victims),整(zheng)首歌都是(shi)在揶(ye)揄(yu)森(sen)喜郎与佐佐木宏。收录于在专辑《三毒史(shi)》中:

“自称クリエイターの唐突なじぶん語り”

(自称“创作人”的人唐突地聊起自己过去的丰功伟绩)

“やっば胡散臭い声ばっか大きいひとダサくて大嫌い”

(果不其然这种来头小嗓门大的人土味十足最惹人厌)

“云いたきゃ手汚せ”

(你行你上啊不然不要逼逼赖赖的)

“そんなふあっとした物じゃ誰一人救えないわいな”

(只靠这种无凭无据的玩意,就连一个人都拯救不了)

如今再重新听这首歌,真(zhen)的耐人(ren)寻(xun)味。

与此同时,佐(zuo)佐(zuo)木宏(hong)也霸凌(ling)团(tuan)队最(zui)后一名女性伙伴——身障女导演(yan)栗(li)栖良依。栗(li)栖良依因骨肉(rou)瘤而丧失右腿活动能力,熟知残(can)疾人艺术,是残(can)奥会开闭幕(mu)式的核心人物。

这么励志可(ke)敬的女性,却(que)成为了佐佐木宏(hong)的宣(xuan)传工具(ju)。

每次(ci)出席发布会(hui)他都(dou)会(hui)挂栗栖良(liang)依的大名炫耀“我这(zhei)个方案是连这(zhei)个残疾人(ren)(ren)都(dou)同意的!”栗栖良(liang)依抗议但(dan)却无人(ren)(ren)理会(hui):

“我(wo)被当作了工(gong)具,完全(quan)无法从事(shi)有意义的工(gong)作。”

至此,MIKIKO、椎名林檎、栗栖良依,团(tuan)队(dui)里有(you)想(xiang)法的(de)女(nv)性都被森喜郎和佐佐木宏(hong)利(li)用职(zhi)场霸凌(ling)所排挤掉。

2020年底,东(dong)京(jing)奥组委正式宣(xuan)布解散开闭幕式的团队,工作(zuo)全(quan)权由(you)佐(zuo)佐(zuo)木宏接替。

然而(er)上(shang)述的(de)一切,都(dou)发生在内部,外(wai)界除了疑惑为何负责(ze)人(ren)一换(huan)(huan)再换(huan)(huan),却不知暗箱里的(de)权(quan)力斗争(zheng)。

但终究还是(shi)纸(zhi)包不住火(huo)。

■ 歧视女性·人心涣散

2月3日时任(ren)主席森喜(xi)郎发(fa)表了歧视女(nv)性言论:

“有女性在场的会议,时间就变(bian)得很长。因为女人竞争(zheng)意识很强,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(ding)要说。真的很烦(fan)人。”

森喜郎提出限制女性在会上(shang)的发(fa)言时间(jian)。

此(ci)番(fan)言(yan)论引起全世界的严重不(bu)满,受此(ci)影(ying)响,包括常盘贵子(zi)、斋藤工、玉城TINA子(zi)在(zai)内的超30位日(ri)本(ben)知名(ming)人(ren)士请(qing)辞(ci)火炬(ju)手,与此(ci)同时,约1000名(ming)志愿(yuan)者选择退出。

这也引发了日本社会(hui)对(dui)性别平等(deng)的思考:

“我的职场(chang)也有(you)森喜郎”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2月12日,森喜郎引咎(jiu)辞(ci)职。

在歧视风波(bo)之后,东京奥组委努力挽(wan)回自身(shen)形(xing)象。邀请日本历史上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(de)前女子运动员桥本圣子接棒主席一职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为了(le)进(jin)一步(bu)挽回(hui)人们对(dui)(dui)东奥组(zu)委(wei)会(hui)的(de)信任,重申对(dui)(dui)性(xing)别平(ping)等(deng)的(de)支持,东京奥组(zu)委(wei)就起用了(le)12名(ming)女(nv)性(xing)理事(此前仅有7名(ming)),将(jiang)女(nv)性(xing)在理事会(hui)的(de)占比提升超四成。

同时,专门成立推进性别平等的工作(zuo)组,并且鼓励代表团在开(kai)幕(mu)式设置男女两名旗手(shou)。

就在事(shi)情似乎好(hao)转之(zhi)时,佐佐木宏东窗事(shi)发。

3月(yue)17日,文春爆料:在(zai)(zai)(zai)2020年3月(yue)5日,佐(zuo)佐(zuo)木宏在(zai)(zai)(zai)LINE工作群(qun)里(li)(li)提议(yi)让渡边(bian)直美扮(ban)成粉色的猪在(zai)(zai)(zai)笼子里(li)(li)嗷(ao)嗷(ao)猪叫,从(cong)天而降并且(qie)伸出舌头(tou)说“OLYMPIG”(奥运猪)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自认有幽默(mo)感的(de)他认为这(zhei)不(bu)过是“ダジャレ”(冷笑(xiao)话),让身材丰满的(de)渡边直(zhi)美扮猪有喜剧(ju)效果,会让她很可(ke)爱。

在当时(shi),无论(lun)男女,同事们都(dou)觉得非常(chang)不合适而拒绝该(gai)提议。

有评论家(jia)认为,如果将身材丰满的女(nv)性比喻成(cheng)猪,会招惹全世界(jie)不(bu)满,认为日(ri)本是歧(qi)视之国。

3月(yue)18日,佐(zuo)佐(zuo)木(mu)宏(hong)主动(dong)辞(ci)职,桥本圣子(zi)在记者会上表示(shi),佐(zuo)佐(zuo)木(mu)宏(hong)的(de)(de)言(yan)论令她(ta)震惊,她(ta)接受他的(de)(de)辞(ci)呈,因为性别平等是奥组委优先考虑的(de)(de)事项。

距(ju)离东京奥运会开(kai)幕(mu)仅剩4个(ge)多月,桥本圣(sheng)子将继续找寻接替佐佐木宏的人选。

然(ran)而(er)据今年2月(yue)最(zui)新(xin)的方案透露(lu),目前(qian)筹备(bei)组(zu)主要演职人员依然(ran)基(ji)本上(shang)都是男(nan)性(xing)。

————

目前看(kan)来,东京奥运(yun)会的(de)情况依(yi)然不容乐(le)观。东京奥运(yun)会官方(fang)商店于3月21日正式倒闭,没(mei)有撑到奥运(yun)会到来的(de)那天(tian)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受诸多因素影响,目前(qian)日本有8成的受访民众认(ren)为(wei)应该取消或(huo)者再次延迟东(dong)京(jing)(jing)奥(ao)运(yun)会。民众自发举行示威、用蓝色(se)防(fang)雨膜遮盖奥(ao)运(yun)五环,要求取消东(dong)京(jing)(jing)奥(ao)运(yun)会。

不过,日(ri)本下(xia)定决心要(yao)将(jiang)奥运会进行到(dao)底,相信这(zhei)将(jiang)会是最为特殊的(de)一届奥运会。

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?

“作(zuo)为人最需要的,我(wo)觉得(de)应该是求同(tong)存异,一起携手打造充满快乐的世界。”

这是渡边直美对佐(zuo)(zuo)佐(zuo)(zuo)木宏(hong)事(shi)件的(de)回应,实际上她的(de)此番言论正是奥林(lin)匹(pi)克精神的(de)最好诠释(shi)。

奥林匹(pi)克精神讲究抛开人(ren)与(yu)人(ren)之间(jian)的(de)差别,相互理(li)解、友谊、团(tuan)结、公平竞争与(yu)共同奋斗。

可(ke)惜(xi),这种精神,对于东道主东京奥组委(wei)而言(yan),还有很多(duo)进步的空间吧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日本通立场

本(ben)文由 日(ri)本(ben)通(tong) 授权 日(ri)本(ben)通(tong) 发表,版(ban)权属作者所有,未经许可,严禁通(tong)过(guo)任何形式转载。

参与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日本通 资深作者
86137篇文章

作者简介

介绍日本资(zi)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