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dy体育app

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
公众号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日本通·2021-05-24 09:00:00·娱乐
10万+阅读
摘要:对于事务所而言,尽管艺人大多都是自己从零开始、精心雕琢,但演艺圈的规则万千,而且总是瞬息万变。对于事务所而言,如何留住艺人,特别是那些一线大咖,永远都需要与时俱进地更新。

作者:小虾饺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近日,最令大(da)家深受暴(bao)击的一(yi)件事(shi),莫过于就是“国民老婆(po)”新垣结衣(yi)(下文称(cheng)“Gakki”)要结婚了!

5月19日,Gakki正式对外宣布与星野源的婚讯,同时也决定要(yao)退出待(dai)了20年的事务(wu)所(suo)LesPros。

对于Gakki既要结婚又要退社的消息,不少网(wang)友操碎了心,十分担忧她会退圈(quan)回家做(zuo)全职(zhi)太太,让《逃避可耻但有用》的故事成为现实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不过就目前来(lai)看,大家大可放心(xin),Gakki的事业心(xin)还是有的。

她(ta)在声明中(zhong)提到“今后(hou)将以个人身份继续工作”,也就是(shi)退社不退圈。

“这是我经过深思熟(shu)虑才做出的(de)决定(ding)。在如(ru)今工作二(er)十(shi)周年(nian)之际向大(da)家报告(gao)这件事(shi),仿佛迎来了人生的(de)第二(er)次(ci)成人礼。当时那种对(dui)于未知的(de)不安和期(qi)待的(de)复杂心情又再次(ci)萌生。”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和Gakki“结(jie)婚(hun)退社”情况相似(si)的,还(hai)有石原里美。去年石原也是同时宣布婚(hun)讯和退社的消息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看来,就(jiu)目前日本演艺(yi)圈(quan)而言(yan),“退社独立潮”的趋向已经势不可挡了

从去年开始日本演艺圈就兴起了一股“退社独立潮”,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,从中居正广、前田敦子、米仓凉子、山下智久、满岛光、永山瑛太、石原里美、新田真剑佑、佐藤健、神木隆之介、城田优、长濑智也、岩桥玄树到如今的Gakki,众多知名(ming)艺人纷(fen)纷(fen)逃(tao)离事务所,其中(zhong)不少还是待(dai)了二(er)十(shi)年或者(zhe)以上的事务所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退社的(de)艺人(ren)们(men)更(geng)多的(de)是(shi)像Gakki这样,选择独(du)立、另起门户。

在大多人的印象中,如同“终身雇佣制”一般,以往日本艺人在其演艺生涯中大多只会选择在同一事务所。即便偶尔出现退社的现象,也多为移籍、隐退等原因。“退社独立”很罕见,在某种程度上而言,“退(tui)社独立”也(ye)是(shi)演艺圈中的禁忌,涉及到诸(zhu)多利益相关(guan)。

可如今,众多知名艺人扎堆似的地逃离事务所、自力更生,让日(ri)本演艺圈面(mian)临着一种巨大的转(zhuan)变压力。

那么,这股势不(bu)可挡的“退社(she)独立潮”,究竟都是由哪些原(yuan)因导致的呢?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与事务所之间的矛盾

事务所内部管理问题,是导致艺人选择退社独立的最重要原因之一。所谓“内部管理”,分为两个部分,一是事务所对艺人的管理,二是事务所对内部员工的管理。

最近,冈田健史就因甘力事务所(Sweet Power)内部混乱的管理问题、对事务所失去信任而决定退社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而为了(le)退社他决(jue)定和甘力对簿(bu)公堂,目前(qian)正在(zai)(zai)等待法院的(de)判(pan)决(jue)。这在(zai)(zai)之前(qian)退社的(de)艺人中(zhong)不太常见。

据日媒报道,冈(gang)田健(jian)史指出(chu)甘力在对自身管理存在明(ming)显的失职(zhi),同时与自己(ji)在事业规(gui)划(hua)方面(mian)上(shang)出(chu)现了严重(zhong)分歧。

甘(gan)力(li)在(zai)工作安排上总是独(du)断(duan)专行(xing),总在(zai)没有与自己商量的情(qing)况下就随(sui)便(bian)替他接(jie)戏,而(er)且不许他拒(ju)绝。

譬如(ru)《毛骨悚然(ran)撞鬼经》的戏约来得特(te)别突然(ran),冈田觉(jue)得塑造角色(se)需要时间,不想出演,结果甘力还是(shi)强迫他出演。

这让(rang)冈田(tian)感到十分不满,与(yu)此同时,甘(gan)力对于内部员(yuan)工的管理、本身存在的问题也(ye)让(rang)他无法再(zai)信任社长冈田(tian)直弓(gong)和甘(gan)力。

近年来,被喻为(wei)“天后宫(gong)”的甘力丑闻频频,不断传出社(she)长对旗下艺(yi)人性骚扰(rao)、职权(quan)霸凌等(deng)丑闻,导致艺(yi)人退社(she)、职员离职的现(xian)象频发。

譬如前不久退社的知英,据爆料就是不堪社长的性骚扰,连夜从日本跑回了韩国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在(zai)冈田(tian)之前,甘(gan)力另一位著(zhu)名(ming)的男性演员高杉真宙(zhou)也因(yin)为厌恶社(she)长的作(zuo)风、厌烦经(jing)纪(ji)人A子(zi)的过分关(guan)爱、不满(man)甘(gan)力对自(zi)己的事业规划(hua)而退社(she)独立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据日媒(mei)爆料,所(suo)谓“过分关爱”,就是A子(zi)对(dui)高杉(shan)控制(zhi)欲极高,不但要管(guan)衣食住行,在工作上,也对(dui)接近高杉(shan)的女艺人、女性工作人员进行无(wu)差别的打(da)压。

高杉不(bu)堪来自(zi)甘力的(de)多重负担,因(yin)此选择退社,成立个人事(shi)务所,交(jiao)由自(zi)己信任的(de)竹(zhu)马打理。

与甘力相似,头(tou)部艺人纷纷出逃(tao),还有拥有“美(mei)的综(zong)合(he)商社”之(zhi)美(mei)誉的奥斯卡事务所。

奥(ao)斯卡(ka)事务所,由古贺诚一创办(ban),该(gai)公司主办(ban)的“全日(ri)本(ben)国(guo)民美(mei)少女(nv)(nv)”大赛(sai),挖(wa)掘(jue)了一众日(ri)本(ben)女(nv)(nv)神譬如(ru)后藤久美(mei)子(zi)(zi)、米仓凉子(zi)(zi)、上户彩、武井咲、刚力彩芽(ya)等,在日(ri)本(ben)演艺(yi)圈中(zhong)的地(di)位举足轻重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不过(guo)从去(qu)年开始,米仓凉子、刚力彩芽等(deng)等(deng)知名艺人相继退社独立,其中影响最大(da)的莫过(guo)于是片酬在(zai)圈(quan)中排名前列的米仓凉子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米(mi)仓凉子(zi)在奥斯(si)卡时间颇长,足(zu)足(zu)有27年(nian),然而她(ta)在去(qu)年(nian)突(tu)然宣(xuan)布(bu)退社,并(bing)在同年(nian)4月3日成立了(le)(le)个人事务所desafio(デサフィオ),意为(wei)“我挑战”,体现(xian)了(le)(le)她(ta)个人旺(wang)盛的干(gan)劲(jing)。

就退社(she)的原因(yin),米(mi)仓凉子并没有公开(kai)谈(tan)及,然而日(ri)媒经常进(jin)行分(fen)析,大多提(ti)及的原因(yin)都(dou)与奥斯(si)卡现(xian)任(ren)社(she)长堀和显有关。

据日媒报(bao)道,自(zi)从古贺诚(cheng)一退休、他的(de)女婿堀和继任之后,奥斯卡就发生了各种负面(mian)的(de)变化。

这位(wei)新社长是演(yan)艺圈的门外(wai)汉(han),对于(yu)演(yan)艺圈的规则(ze)和管(guan)理(li)模式一知半解,但控制欲极高,经常严管(guan)各项经费、并(bing)且进行职权骚扰,导(dao)致管(guan)理(li)层和艺人不满、员工离职,其中(zhong)就包括了工作了10年(nian)、劳(lao)苦功(gong)高的前社长秘书。

在(zai)这样的社长管理下,米仓(cang)凉(liang)子的退社独立显得合情合理。

面对奥(ao)斯(si)卡接连不断的退社独立潮,不少网友认为奥(ao)斯(si)卡也从“美(mei)(mei)的综合商社”变成(cheng)了“美(mei)(mei)的个人(ren)商店”。

除了内部(bu)管理(li)问题,薪酬分成问题也是(shi)导(dao)致退社独立潮的原因。

内娱(yu)“日(ri)(ri)薪(xin)208万”的(de)畸形现象是无法出现在日(ri)(ri)本演(yan)艺圈(quan)中的(de)。

目前日(ri)本艺人(ren)的(de)薪(xin)酬构(gou)成大多分为每月接受固定(ding)报酬的(de)“给料(liao)制(zhi)(zhi)”的(de)月薪(xin)制(zhi)(zhi)、根据工(gong)作(zuo)量进行衡量、依(yi)靠个人(ren)成绩(ji)的(de)“步(bu)合制(zhi)(zhi)”或者(zhe)“提成制(zhi)(zhi)”。

不同事务所(suo)对(dui)于艺(yi)人(ren)的(de)薪(xin)资(zi)分成(cheng)也有(you)所(suo)不同,但(dan)对(dui)于像永山瑛(ying)太这样知名的(de)艺(yi)人(ren)而言(yan),他却疑似(si)因为二(er)十年(nian)来都是(shi)工资(zi)制(zhi),而选择退社(she)独立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今年3月,永山瑛太(tai)决定(ding)离开待了20年的事务所パパドゥ,今后将以(yi)个人身份独立活动。

在声明中,他坦言做出这(zhei)个退社决(jue)定,是“为了今后在这(zhei)个艰难的世界上生存(cun)下去(qu)”。

这句话(hua)显得颇(po)为意味(wei)深长。

而(er)据在同一事务(wu)所、他的(de)(de)弟弟永山绚斗透露,自己(ji)工(gong)资(zi)就(jiu)是(shi)月(yue)薪制,每个月(yue)都(dou)盼望着发(fa)工(gong)资(zi)的(de)(de)那一天,没有钱(qian)搞些花里花俏(qiao)的(de)(de)东西。这完全(quan)就(jiu)是(shi)咱们社(she)畜的(de)(de)心声(sheng)。

媒体也(ye)怀疑永山瑛太二十年以(yi)来也(ye)是(shi)这样(yang)的月薪(xin)制,因此才会选(xuan)择退(tui)社独立(li)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大环境变化所致

导致“退社独立潮”除了与事务所之间发生矛盾的内部因素,还有外部大环境变化的因素:相关的制(zhi)度得以完善、疫情(qing)对(dui)演艺圈的沉重打击、新媒体渠道的扩大,都让艺人的“退社独立”成为一股方兴未艾的热潮。

2019年日本颁布全新的“公平交易法”,对艺人和事务所的合约规范进行了全新的规定。事务所对于艺人各种不公平的限制和束缚被取消,使得艺人解约能够顺利(li)进行,不用(yong)赔(pei)付(fu)高(gao)额的违约金

以往(wang)退社独立的(de)艺人会被前(qian)事(shi)务所限制在电视和舞台上(shang)的(de)演出,处于“半封杀”状态(tai),这(zhei)就(jiu)是开头提及(ji)到的(de),“退社独立”是日本演艺圈中(zhong)的(de)禁忌(ji),涉及(ji)到诸(zhu)多(duo)利(li)益相关。

2019年香取慎吾(wu)、草彅(彅)刚与(yu)稻(dao)垣吾(wu)郎,这三位退(tui)社的前J家人结成了新团(tuan)体——新しい地(di)図,刚开始(shi)动(dong)态频频,但后来在很长(zhang)一段(duan)时间中曝光机会大幅下降(jiang),据日媒报道这都(dou)是因为J家向电视台施加压力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这篇报道推出之(zhi)(zhi)后,加之(zhi)(zhi)当时新规定的颁布(bu),使得三人的活动又回到(dao)正常状态。

公平交易委员会认为事务所对于退社(she)独立(li)、移籍的艺(yi)(yi)人给予的各项限制违反了(le)相关规(gui)定,因(yin)此强化(hua)了(le)对演(yan)艺(yi)(yi)圈的监视。

2020年新冠疫情(qing)对日本(ben)演艺圈造成了沉重(zhong)的打(da)击(ji),各(ge)类影视(shi)作(zuo)品、舞台剧的制作(zuo)停摆,电(dian)视(shi)台和广告(gao)商(shang)收益大幅下降,原(yuan)本(ben)节目的制作(zuo)费(fei)被削减(jian)了,因此艺人的演出费(fei)相对减(jian)少(shao)。

但是事(shi)务所的(de)分(fen)成(cheng)机制依然,因此分(fen)到艺人身上(shang)的(de)费(fei)用就更(geng)加(jia)缩(suo)水(shui)。再加(jia)上(shang)事(shi)务所需(xu)要开源(yuan)节流以应对疫情,因此会对合约进行(xing)变更(geng),对艺人的(de)收入上(shang)再次进行(xing)限制。

在疫情(qing)的(de)影响下,网络等(deng)新媒体(ti)(ti)的(de)优势再次得(de)以(yi)显现。Youtube、INS等(deng)新媒体(ti)(ti)的(de)兴起,让(rang)艺人们工(gong)作渠道扩大,自由度更高。

只要(yao)发展好个人(ren)品牌(pai),各(ge)项工作邀约和资源(yuan)自(zi)然(ran)会找上门,也没(mei)有必(bi)要(yao)背靠大公司、被公司抽佣。

来自外(wai)界的这三重因素(su),分别为(wei)“退社独(du)立(li)潮”提供(gong)了保障(zhang)、动(dong)力和(he)渠道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新的战场,新的风险

不(bu)(bu)过,并不(bu)(bu)是所有艺(yi)人的“退(tui)社独(du)立”都是出于对事务所的不(bu)(bu)满,抑或(huo)由(you)以上三(san)重(zhong)外界因素所致。

也有出(chu)于(yu)个人原因。譬如,满岛(dao)光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2018年满岛光宣布(bu)退社独(du)立,原因(yin)一直不(bu)(bu)明。直到今年3月她才敞开心扉阐明自己独(du)立的理由——“繁忙的工作给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(tai)带(dai)来不(bu)(bu)好(hao)的影响,因(yin)此选择退社休(xiu)养。”

也有是出于原事务所的支持。譬如,佐藤健神木隆之介

佐藤(teng)健、神木(mu)隆(long)之介被称(cheng)为(wei)“AMUSE旗下最(zui)会(hui)赚钱的艺人(ren)(ren)”。按常理而言(yan),AMUSE绝对不(bu)会(hui)让这两位最(zui)能(neng)为(wei)公(gong)司带来利益的人(ren)(ren)退社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不过他们于(yu)今年4月正式退社独立,签约(yue)新(xin)公司Co-LaVo。佐藤健曾(ceng)对(dui)此事表态“拿厨师做比(bi)喻的话,随(sui)着技艺精进,就会有想要自(zi)己开(kai)店的想法。大里会长说‘我(wo)支(zhi)持(chi)你’。我(wo)的人生从此开(kai)始(shi)。”

事实(shi)(shi)上,这间公司(si)其实(shi)(shi)就是(shi)(shi)AMUSE的(de)注资。也(ye)就是(shi)(shi)在(zai)某(mou)种程度上而言,和此前大多的(de)退(tui)社(she)独立不同,他们的(de)独立,是(shi)(shi)事务所大力支(zhi)持的(de),加之新公司(si)的(de)董(dong)事就是(shi)(shi)AMUSE的(de)常(chang)务董(dong)事千叶(ye)伸(shen)大,更(geng)像是(shi)(shi)换(huan)汤(tang)不换(huan)药的(de)“移籍”。

同样有来自原事务所的支持,如今Gakki的退社独立,原因在(zai)于她个人想(xiang)要寻求全新(xin)的挑战和(he)平(ping)台,同时这也是建立在(zai)“和(he)平(ping)分手”的基础上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即(ji)便她(ta)与LesPros解约,事务所仍然与她(ta)保留(liu)着(zhe)部分管理合同(tong),以便她(ta)在独立(li)的(de)伊始能够继续得到支持,让她(ta)能够顺(shun)利度过这(zhei)个过渡期,从(cong)而慢慢摸索出(chu)个人发展的(de)新道路。

Gakki是幸运的,但与她曾是同一事务所的能年玲奈下场却十分惨烈。她想要“退社独立”并没有那么容易,甚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2013年《海女》让(rang)能(neng)年玲奈爆红(hong)。原(yuan)本她(ta)应该扶摇直上,但很快(kuai)就被LesPros雪藏,原(yuan)因据闻是(shi)因为她(ta)想要退社独立,因此付出(chu)了(le)沉(chen)重的(de)代价,被封杀长达(da)数年,就连艺名(ming)都不能(neng)用(yong)。

而据文春爆料,看上去岁月(yue)静好的LesPros,其实一直都实行专制的军事化管理。

而(er)当年能(neng)年玲(ling)奈并不是事务所派去试镜《海女》的(de)(de)首选,最终却(que)被选上(shang),这令社(she)长十(shi)分不满。于是开始对她进行各方面的(de)(de)打(da)压。

譬如(ru),在她(ta)人气爆红(hong)之(zhi)后,以近乎(hu)于保守谨慎的方式替她(ta)挑选工作(zuo),结(jie)果导致她(ta)在很(hen)长一(yi)段时(shi)间(jian)没有(you)工作(zuo),使得让她(ta)每个(ge)月只能拿到5万日元的酬劳,就连日常生活都成(cheng)为了问(wen)题。

迫于(yu)(yu)无奈,她唯(wei)有寻求退社独立。然(ran)而(er),这遭到了公(gong)司更为严重的打(da)压。在长达数年之内,她都处于(yu)(yu)一种被封杀的状态。

为了复出,她只好改名为“Non”,终于退社(she)独立(li),然而在两年(nian)间,她只接到了两项工(gong)作,都是为动漫配音。

因此在事实上,退社(she)独立对(dui)于很多艺人而言是把双刃剑,拥有(you)了自由(you),也代(dai)表(biao)要承担一定的风险(xian)和代(dai)价

比起(qi)之前背靠大手事(shi)务所(suo)、不愁资源(yuan)、工作和舞台的状态(tai)不同,独立艺人在获得了更(geng)多(duo)自主的同时,也(ye)要(yao)相(xiang)对应承(cheng)担更(geng)多(duo)风险和付出更(geng)多(duo)的精力。

特别是在刚退社独立的一年之内,就要做好“工作量骤减”的心理准备。譬如,米仓凉子自从宣布退社独立后,原定的各项活动费用都得由自己承担,风险也更大了。

因此,同样是退社独立的中居正广并不推荐后辈盲目跟从这股热潮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一方面,他对艺人想要“退社独(du)立(li)”的心(xin)情十分理解(jie):

“长(zhang)期在同一(yi)事务所里(li)面,总会有想要做(zuo)的(de)事情却无法实现,因(yin)此想要出(chu)去闯闯吧。”

但另(ling)一(yi)方面,他也奉劝(quan)艺(yi)人(ren),特(te)别是年轻艺(yi)人(ren)不要轻易仿效:

“其实(shi)这样(yang)很(hen)辛苦(ku)。我退社的同时又遇上疫情,回顾过去这一年(nian),其实(shi)没有任何收获。”

目前选择“退社独立”的艺人大多都是在演艺圈举足轻重、根基稳固的人物,但像Gakki这种咖位的(de)艺人也会(hui)对自己(ji)的(de)独立之路充满少许(xu)紧张:

“我(wo)想到(dao)时候可(ke)能(neng)会有不周的地方,还请(qing)大家多(duo)多(duo)关照。”

因为不是所有艺人都能像新田真剑佑这样,从TOP-COAT退社独立、进入父亲千叶真一的个人事务所。全凭父亲资源,发展海外活动,成为了1亿片酬的演员。

日本艺人为何纷纷逃出事务所?

“退社独立”在一定程度上(shang)也(ye)说明了(le)如今日(ri)本(ben)艺人(ren)活动多(duo)样化的(de)变化,也(ye)体现了(le)“艺人(ren)活动终(zhong)归回(hui)到艺人(ren)本(ben)人(ren)的(de)意志和自由”的(de)趋向。

对于(yu)艺人而言,如(ru)今(jin)“终身制(zhi)”再(zai)(zai)也(ye)不是(shi)主流(liu),隐(yin)忍也(ye)不再(zai)(zai)是(shi)一种美德,无论(lun)是(shi)出(chu)于(yu)与事务所的长期矛盾,选择(ze)摆脱事务所的束缚;抑或寻求全新(xin)的领(ling)域(yu),进行全新(xin)的挑(tiao)战,“退(tui)社独(du)立”是(shi)机遇(yu)与风(feng)险(xian)并存的。

因为,在某种程度上而言,自(zi)由(you)意(yi)味(wei)着风险与限制。

对于事(shi)务所而(er)言(yan)(yan),尽管艺人(ren)大多都是(shi)(shi)自己从零开始、精心(xin)雕(diao)琢(zhuo),但演艺圈的规则万(wan)(wan)千(qian),而(er)且总是(shi)(shi)瞬(shun)息万(wan)(wan)变。对于事(shi)务所而(er)言(yan)(yan),如何留住艺人(ren),特别是(shi)(shi)那些一线大咖,永(yong)远都需要(yao)与时俱(ju)进地更(geng)新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日本通立场

本文(wen)由(you)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,版权属作者所有,未经(jing)许可,严禁(jin)通过任何形(xing)式转(zhuan)载。

参与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日本通 资深作者
86130篇文章

作者简介

介绍日(ri)本(ben)资讯(xun)大型中文门户网站

热门文章